最熱評丨28.8元買4500斤橙?“薅羊毛”之前請三思

  幾天前,B站一名網紅up主“路人A-”發現一家淘寶水果店誤將28.8元可以買“4500克”橙子錯寫成“4500斤”,而在直播中號召粉絲“薅羊毛”,結果買家一夜之間刷了價值700多萬元的訂單,店家無力承接。

微信圖片_20191109163615.jpg

  店主因為無法發貨,受到“惡意”薅羊毛者分割店鋪保證金威脅,最終不得不在其店鋪首頁發致歉信“下跪”求饒。

  11月7日,淘寶宣布已經對“果小云”實施保護,避免損失擴大。

f3d3572c11dfa9ecd29071f26bb54106908fc107.jpeg

  事件引發廣泛關注,“薅羊毛一族”也就此被推上風口浪尖。

  【28.8元買4500斤橙的問題雖解決了 界定惡意薅羊毛還有難度】

  所謂“薅羊毛”,本意是買家從商家身上占點小便宜,不少商家會發放極少量低于市場價的優惠券作為促銷,以此吸引大量粉絲關注,有些買家從零散發掘優惠信息慢慢發展到有組織地“薅羊毛”,從中又衍生出惡意買家,即以“刷bug”等利用商家的漏洞和錯誤占便宜甚至變相敲詐勒索為目的“薅羊毛”的人,而“路人A-”正是靠著惡意“薅羊毛”成為網紅。

  “路人A-”是非常典型的惡意薅羊毛一族,他和他的粉絲不是沖著用低價買到商品,而是沖著利用店家失誤獲取賠償去的。就像這次,誰都知道28.8元不可能買到4500斤橙子,店家即使肯認賬也沒有能力發這么多貨,而一旦超過發貨時限他們就能以“未按約定時間發貨”為由申請退款并發起投訴,投訴后可以獲得訂單金額一定比例的賠償,即使店家無力承受選擇關店,他們也能瓜分掉賣家交給平臺的開店保證金。惡意薅羊毛一族的“如意算盤”不僅打過這一次,之前因為操作失誤100元賣6雙鞋的“意大狐”就被“路人A-”及其粉絲薅到倒閉,至今沒有恢復運營。

  此次事件中的淘寶水果店家不幸中的大幸是事件引發了公眾關注,繼而B站封殺當事up主、淘寶介入保護店鋪,“路人A-”本人也迫于壓力道歉并承諾承擔損失。這家淘寶水果店家的粉絲還在恢復運營后半天時間內從不到1000漲到2.5萬,可以說是因禍得福。

  個案似乎畫上了一個還算不錯的句號,但關于“薅羊毛”的討論卻依然熱火朝天。

  法律層面來講,賣家可以顯失公平或重大誤解為由撤銷合同且無須賠償,但這需要在平臺先賠付后再走法律途徑維權,時間長、成本高,實際操作有難度。實際上,今年8月生效的《淘寶平臺服務協議》已經規定“不得存在對商品及/或服務實施惡意購買、惡意維權等擾亂淘寶平臺正常交易秩序的行為”,否則淘寶發現會關閉訂單,但商家沒有直接的申請撤銷訂單入口。于是,有人提出電商平臺應該讓誤操作的賣家可以更便捷地撤銷訂單無須賠償,但這又很容易引發規則是否會被濫用的擔憂——在流量金貴的當下,如果有無良商家故意標極低價后申請撤單,再在社交平臺賣慘收獲粉絲,要怎么防?這并不是小人之心,而是制定規則必要的周全,畢竟,“未按約定時間發貨”本來也是為了保障消費者權益,就是制定的時候不夠“小人之心”而被惡意薅羊毛一族鉆了空子。怎么在防止惡意買家和惡意炒作商家之間取得平衡,依然是個大難題。

  現在,惡意薅羊毛者似乎成了人人喊打的過街老鼠,但其實放在特定語境下,輿論的態度就會變得微妙。“路人A-”被唾棄,和熱評里說的“這不是薅羊毛,是把羊燉了”不無關系,而且號召粉絲變相勒索還涉嫌敲詐。把羊薅死大家都不能接受,那如果是普通薅羊毛一族,默默刷幾張優惠券、搶一點低價貨,不少人又會認為“看到價格便宜就買沒什么”。

  判斷標準似乎還會因為羊的承受能力而有所區別,例如,一旦被“薅羊毛”的是大平臺,輿論的關注似乎就會在商家而不是買家身上。去年底東航半夜錯標機票折扣低至50元一張,承諾“已出票的不用補差”獲得好評,而今年1月某電商平臺錯發100元無門檻優惠券強制訂單退款要求商家召回,卻引來不少“小氣”甚至“沒契約精神”的評價。

  故意利用商家失誤還號召粉絲索賠,這已經不是“薅羊毛”,而是是否違法的問題了。而對于薅羊毛一族,如果以一套道德準則認定刷bug型“薅羊毛”不該,就不該以薅的羊毛多少、被薅的羊大小為轉移。(南方都市報)

  【“薅羊毛”之前請三思】

  這是一次典型的“薅羊毛”行動:專門搜集商家的優惠信息加以利用,并廣為傳播。如果優惠信息是商家基于真實意思表示提供的,那么宣傳這種信息,對于廣大消費者來說可以享受一次物美價廉的購物體驗,對于商家來說則可以通過薄利多銷拓寬銷路,收獲良好宣傳效果。

  “果小云”的店主在事發后發布公告,請各位網友“放自己一條生路”。生路還是有的,我國合同法有“一方以欺詐、脅迫的手段或者乘人之危,使對方在違背真實意思的情況下訂立的合同,受損害方有權請求人民法院或者仲裁機構變更或者撤銷”等規定。淘寶和b站也紛紛表態,保護店家合法合理利益,對帶頭“薅羊毛”的行為進行整治。但店主的一句“對不起,我真的累了”卻是讓人感到扎心。

  “路人A-”或許讓人氣憤,但整件事情中最讓人感到“心累”的,是幾萬份訂單背后,一個個面目模糊的普通社會成員。他們或許覺得自己占便宜是占得“有理有據”,畢竟店家犯錯在先,卻沒想到,或者不愿去想,自己的一次“薅羊毛”是以犧牲道德底線為代價,將店家死活與社會公平置之度外。如果連他人這一點無心之失都不放過,這種社會風氣值得深刻反思。

  “薅羊毛”也許已經成為一種調侃,可也別忘了,小品里是把“薅社會主義羊毛”和“挖社會主義墻腳”聯系起來,用節目主持人的話說,這罪名可不輕!(南方日報 王梓佩)

  【“羊毛黨”惡意購買薅垮網店,“愿意退款”就完了?】

  首先需要厘清的概念是“薅羊毛”與“惡意薅羊毛”。這兩者都是利用商家的一些優惠規則或者促銷活動規則,從而使自己的消費較平常更為省錢。正常的“薅羊毛”在滿足自己的需求時,也能夠拉動內需,實際上有利于經濟發展。但“惡意薅羊毛”卻是利用商家的粗心、失誤,煽動大量人造成商家無法完成的訂單量,最后坐等商家賠償保證金。這種行為已經不僅僅是薅羊毛了,而是直接把羊殺死。

  這種“惡意薅羊毛”的行為之所以敢在網絡上大搖大擺的存在,利用了平臺與商家的協議。按照規則,店家成立店鋪時,需繳納數量可觀的保證金,以防止消費者下單、店家不發貨卻卷款而逃的現象。他們一瞄準標錯價格的商家,便會通過煽動他人、甚至刷單的手段,制造出令人咂舌的訂單量,坐等分割保證金。

  面對這種“惡意薅羊毛”的行為,所有商家都只能做“待宰的羔羊”嗎?不,規則本來就是用來規范行為的。首先,這種“惡意薅羊毛”的起點是不踏實的。在接受記者采訪時,北京浩云律師事務所特邀顧問王艷芳律師指出,他們所利用的商家的重大失誤,在《合同法》里早已被規定為“重大誤解”情形,屬于“可撤銷合同”。其次,他們這種行為本身可能涉嫌違反刑法。從刑法角度,其存在明顯主觀惡意,通過煽動群眾的手段達到破壞他人生產經營、且造成巨大損失的事實,完全可以構成破壞生產經營罪。

  目前,被惡意下單的淘寶店鋪已經恢復營業,該網店在店鋪首頁發布感謝信稱,感謝大家的關心,經過與客戶多日協商,很多客戶對此表示理解,愿意退款處理。雖然這個局面并不壞,但筆者認為,若夠通過法律渠道解決,形成一個司法維權案例,恐怕更有懲前毖后的價值,嚇退那些居心不良的薅羊毛者。(紅辣椒評論 楊雨晴)

  “惡意薅羊毛”

  與落井下石有什么區別?

  來源:南方都市報、南方日報、紅辣椒評論(略有刪節)

原標題:最熱評丨28.8元買4500斤橙?“薅羊毛”之前請三思

責任編輯:吳嬋

最熱評

進入欄目
欄目推薦
關于我們 | 廣告服務 | 法律聲明 | 網站地圖 | 跟帖評論自律管理承諾書
海南南海網傳媒股份有限公司 版權所有 1999-2020 地址:海南省海口市金盤路30號新聞大廈9樓 電話:(86)0898-66810806  傳真:0898-66810545  24小時舉報電話966123
互聯網新聞信息服務許可證:4612006002 信息網絡傳播視聽節目許可證:2108281 互聯網出版許可證:瓊字001號
增值電信業務經營許可證:瓊B2-2008008 廣告經營許可證:460000100120 瓊公網監備號:46010602000273號
本網法律顧問:海南東方國信律師事務所 李君律師
南海網備案號 瓊ICP備09005000號
北京单场开奖sp计算 开心牧场app官方版下载 江西快三开奖结r果 内蒙古快三开奖结果\∴ 百战三国能赚钱么 鼎盛国际是个什么平台 56视频网站怎么赚钱手机上可以吗 河北时时彩首页 体彩排列三组六遗漏 甘肃快3计划网 河北十一选五最简单技巧 325游戏官网 足球同投注 河北时时彩玩法 快乐12玩法 排列五开奖号码 七星彩app平台